乡村特种兵王

第19章 大树保卫战(一)

请收藏网址 97parse.com

    无论是卓东来、张天霸,亦或者是刀哥、珍珠、黄有发,都认为事情不会很难办,不会出现太多的波折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是近乎与世隔绝的山村,村里都是些没啥见识的老农民,只管自家地里庄稼的收成,一棵遮挡阳光的老树,不砍都嫌遮阳,谁会在乎它的死活?

    即便有像‘张癞子’那等无赖闲汉,吃饱了撑的喜欢多管闲事,到时候只要村长出面喝斥几句,或者让刀哥手下那几个冒充‘驴友’的江湖混混,出面威胁教训一番,然后再给他一点钱财好处,胡萝卜加大棒,保管让他服服帖帖,不敢坏事。

    张天霸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,所有人的愿望也都是很美好的,只可惜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!

    一大早,当‘驴友’们从古宅出来,往村长家走,准备去村长家里吃粥,经过这棵外面黑乎乎、树皮斑驳,实际价值数千万甚至上亿的金丝楠木时,却全都愣住了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只见这棵盘根错节的古树上,在离地四五米的地方,两根巨大树枝从主干上分出去的结合部,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‘鸟巢’。

    走进一看,却是用藤蔓、树枝搭成的简易树屋,顶上还铺着秸秆和稻草......

    更惊人的是,树屋里,居然传来阵阵童音,单纯的笑声,能传出几里地。

    简易树屋四面毫无遮挡,众人退后几步,抬头望去,只见七八个男孩,最大的十一二岁,最小的才七八岁的样子,在树屋里玩耍嬉闹,他们围绕着一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,上蹿下跳,嬉笑奔跑,这名男子拥有一张天生的娃娃脸,他赤脚端坐在木屋的中间,看着在自己周围跑来跑去玩耍的小男孩和大男孩们,眯着眼不停地笑,笑容很纯真,很灿烂,还有一点......傻!

    “我去!这,这这这......”

    黄有发气急败坏,上前喝责道:“你们咋爬树上去了?还在树上搭个这么丑的窝棚......下来,统统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俺们在自己村子的树上玩,关你们这些外人啥事?我们就是把树砍掉,也和你们没半毛钱关系!”张东子从树屋里探出小脑子,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话,都是江小武一早就教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你......”黄有发气得直跳脚,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正如‘大男孩’说的,他们只是赶巧路过青牛村的‘驴友’,村民们让他们留在青牛村,他们就该‘感恩戴德’了,哪有资格管村里的闲事?

    十来个成年人,和七八个孩子,一上一下,大眼瞪小眼......

    刀哥身后,走出几个壮汉,他们一个个目光凶狠,脖颈里隐约可见有青色的纹身,其中一个眼角还有一道刀疤,红红的,如同一条血色的肉蜈蚣,甚是唬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‘江湖中人’,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许多年,走南闯北,在酒吧等娱乐场所给人看过场子,为了抢夺地盘,跟人火拼过,都是老江湖、老混混,道上俗称的‘老棍子’,别说是几个毛孩子,就是刚出道的小混混,都不用动手,只需一个眼神,就能把对方吓尿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上前,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,就被刀哥用凌厉的眼神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去把姓卓的和他那个村长姐夫喊来,快!”刀哥冷声道。

    黄有发抬头朝树屋瞪了一眼,转身离去。江小武知道,这是去‘搬救兵’,找村长了。

    刀哥站在树底下,也不抬头,看着树干发呆,飘逸的长发,遮住了他鼻子以上的部位,给人以阴狠之感。一阵风拂过,长发飘起,瞬间露出一张中年男人沧桑而不失刚毅俊朗的脸庞,下巴上稀疏的胡渣,更添了几分男人味。

    这年头流行‘大叔控’,像这么英俊的大叔,别说是寡妇或者美妇了,便是高中小女生,初中小迷妹,小学小萝莉,都能迷倒一大片的!

    江小武和卓东来有一个相同的毛病......当然,他的第三条腿是没毛病的......江小武最见不得的,就是别人在他面前装逼,且装得比他还牛逼!

    文人相轻,装逼者亦相轻相贱也......

    “长毛怪,以为自己很帅吗?留长头发,就以为自己是谢霆锋健次郎了?瞧你那衰样,分明就是吃多了止泻药泻停封的大飞!”江小武笑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由于树屋距离地面有些高度,江小武的声音又很轻,树下的人只看到一个傻子,一边傻笑,嘴里一边嘀咕着什么,若是被刀哥和他的手下听清了江小武说的话,非活活气爆炸不可。

    很快,村长张天霸和他的小舅子卓东来,和黄有发一起来到了树下。

    看着搭建在大树上的树屋,张天霸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......这是咋回事?昨晚上,他跟卓东来,告别了黄有发,从古宅里出来,经过这里时,树上还没有这么个窝棚呢,肯定是今早搭的。

    “哪个混蛋吃饱了撑的,在树上搭这么个丑玩意儿?”

    张天霸大怒,毕竟钱还没到手,夜长梦多,多拖延一天,就多一天的风险!张天霸虽是个大字不识的农民,可他懂得一个最浅显的道理——没装进自己口袋的钱,永远都不是自己的!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几个兔崽子,赶紧给我从树上下来,这木棚子立马给我拆喽!”张天霸急了,用他那双和树皮一样粗糙的手,拍击着树皮喊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,凭啥不让我们在树上玩?这棵树又不是你家的,是咱们村所有人的!既然大家都有份,为啥我们不能在树上搭树屋,在树上耍?”张东子一字一顿地说道,他的话有理有据,竟把张天霸问得张口结舌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——他虽然是村长,可这树不是他张天霸家的,是青牛村所有村民所共有,他凭什么不让孩子们上树搭建树屋?村长的权力,还管不到这儿。村长管天管地,也管不到别人拉屎放屁,更别说小孩子在树上搭木棚子玩耍了。 内容来自互联网。本站不参与写作,及发布。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我们第一时间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