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艳福

256.第247章 坏心思

请收藏网址 97parse.com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25陆节  第247章 坏心思

    这时,李冬梅从路上面走了下来,对李明勇说:“哥,爸叫你回去帮忙。”李明勇哦了一声,站起身正要走,周大强拉住了他,说:“现在还早呢,再坐坐呗。”李明勇说:“今天晚上我爸要杀猪,明天我妈生日办酒要做菜,我爸妈忙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帮帮忙,”周大强也站起身,转头看了文秀一眼,问:“文秀,去玩不?”文秀边弄草药边说:“你们去,我没空,等会儿还要去上山采药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周大强顿然来了兴趣,来到文秀面前蹲下身去紧望着文秀问:“你打算去哪儿采药啊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文秀说:“等会儿小莲她们都来的。对了冬梅,今天你去采药吗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不去了,我家里还有很多事要做呢。”

    李明勇这时又喊:“大强,你到底是去我家还是陪文秀去采草药?”周大强说:“当然是陪文秀去采草药了,小强,你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周小强哦了一声,与李明勇、李冬梅朝路上方走去。

    周大强搬了一张凳子坐在文秀身边,边摆弄着草药边漫无边际地向文秀问这问那,文秀也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他,在一旁干直瞪眼的陈晓天心里不爽了,当下叫道:“文秀,过来。”

    文秀与周大强齐唰唰望向陈晓天,文秀问:“什么事?”陈晓天朝文秀招了招手,说:“你过来呀。”文秀皱着眉头说:“什么事你说,干吗非要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周大强在一旁附和:“好像你是大老爷似的,把文秀当丫环了?”

    陈晓天说:“我工作上有事跟文秀说,现在我们在工作,你可别在这儿打闹影响我们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周大强毫不理会地笑道:“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把我打发走?我要是这样就走了,我还叫周大强吗?你放心,我追文秀追定了,绝不罢手!”

    陈晓天说“你要追她,请在下班后再追她吧,现在文秀在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班?”周大强哑然失笑:“你不会在告诉我,你们这就是在上班吧?”

    陈晓天一本正经地说:“这不是在上班这是在干什么?我不妨告诉你,文秀是我特地聘请的高级助理,她工作要是做不好,我不会给她工资的,到时——”陈晓天看了看文秀说:“文秀,这个月你的工资少了你可别怪我太无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周大强嗤之以鼻:“你就忽悠我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小莲、陈桂君待人来了,小莲老远叫道:“文秀,走啦,采药去了。”周大强一见突然来了这么多女人,眼睛陡然亮了,连声对文秀说:“走走,文秀,我们采药去。”

    小莲上前看了看陈大强,鼓着一双大眼睛说:“你也去采药?你认得药吗?”

    陈桂君说:“我看他不是去采药的,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恐怕是要采哪个姑娘吧。”

    周大强十分得意地说:“还是桂君聪明,实不相瞒,我打算追文秀,你们给我作证了啊,晓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陈晓天担心周大强会说出什么不利他的来,赶紧打住他的话说:“你要追就追呗,你们都去采药吧,好好抓紧机会。”

    文秀在一旁听了,只觉得怪怪地,便悻悻地问:“怎么,你不去了?”陈晓天说:“不去了,今天抬电线柱子累了,想在家里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好好休息吧,”文秀拉起背篓、锄头等采药工具与小莲等人出发了。周大强得意地望了陈晓天一眼,朝他冷冷地笑一声,像是一个得胜将军,得意洋洋,陈晓天轻哼了一声,依然埋头整理他手中的草药。

    待文秀等人走远了,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声,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,他之所以不去,是因为他对文秀是比较放心的,文秀不是一般的女子,怎么会喜欢周大强这种花花公子?而且,他有意这么做是想让文秀知道,他陈晓天生气了,文秀你自己最好离周大强远一点!

    陈晓天整理了一下草药,见陈老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人影,觉得一个人了无生趣,便拍了拍手掌,决定出去走走,这呆在家里太闷了,又不好上山采药,万一被文秀发现了,又说他娇情搞**装清高,不屑与她们为伍什么地,当下双手叉在裤袋里慢悠悠地朝小溪那边走去,今天天气不错,看能不能去捉条鱼回来打汤喝。

    走了一阵,只见一个人影从对面也双手叉裤袋里从对面慢悠悠地晃过来,两人在路中央相遇了。陈晓天问:“懒丫头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文玉溪无精打采地,长长地叹道:“太无聊了,我想去城里玩。”陈晓天说:“你要是无聊,你跟文秀她们去山上采药啊。”文玉溪撇了撇嘴,“我才不去,山里有蛇。”陈晓天说:“我看你还是赶紧找个人嫁了,不然你留在家里,给你爸妈增添负担啊。”

    文玉溪直勾勾地望着陈晓天,说:“嫁给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晓天高高抬起头,漫不经心地说:“你想嫁给我,你得改变一下,你这么懒,只怕嫁到我家里来了,饭也不会煮,碗也不会洗,到时甚至连孩子也不会生,那我这一生岂不毁在你的手里了?”

    文玉溪顿然气呼呼地叫道:“我有这么差吗?我靠,你也太小看人了吧,什么我孩子也不会生?我告诉你,我恐怕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了?”陈晓天盯着文玉溪半信半疑,“你不会这次又是骗我的吧?”

    文玉溪摸了摸肚子,愁眉苦脸地说:“不知道,总感觉肚子不舒服,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滚来滚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陈晓天半信半疑,来到文玉溪身边,伸手朝文玉溪肚子摸去,刚碰到她的肚皮,文玉溪顿然将陈晓天的手打开了,瞪着陈晓天问:“你干什么?”陈晓天说:“帮你摸摸看是不是真的有了啊?”

    文玉溪狐疑地看着陈晓天问:“你会摸吗?”陈晓天哼道:“我怎么不会?我告诉你,我师父是摸术高手,我身为他的徒弟,他的本领自然会略懂一二,别动了,我摸摸。”说罢将手伸手文玉溪的肚子上,因为隔了一层衣服,摸得并不真实,便从文玉溪的衣摆下面伸进去,这只魔爪像一条小蛇一般爬到了文玉溪的肚皮上,文玉溪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痒死了,”文玉溪瞪着双眼说:“你这是在骚痒还是在摸肚子啊?”

    陈晓天的手轻轻地在文玉溪肚皮上温柔地抚摸着,感觉文玉溪的肚皮软软地,而她的皮肢又嫩嫩地,滑滑地,陈晓天不由摸上了瘾,真想向上摸,文玉溪似乎觉察到了异样,问:“怎么,你还没摸好?到底我是不是真的有了?”

    陈晓天微皱眉头,若有所思:“你别做声,我再摸摸看。”说罢那只手迅速地摸到了文玉溪的胸前,一把抓住了文玉溪的一只玉峰,轻轻地一捏,叫道:“有了!”

    文玉溪顿然将陈晓天推开了,气急败坏地叫道:“你这个混蛋,你想趁机占我便宜!太色了!”

    陈晓天嘿嘿笑道:“有一段时间没摸你,你的皮肤又滑了许多,你这种懒人的皮肤就是好摸!”

    “靠!”文玉溪恼怒地骂了一声,一把将陈晓天推开了,然后问:“你摸出来没有,我到底有没有?”陈晓天坏坏地说:“这个说不准,还要进一步摸摸才知道。”文玉溪哼了一声,说:“你想占我便宜就直接说,别这么拐弯抹角打歪主意,你这样真猥琐,你是不是想跟我睡觉了?”

    陈晓天瞠目结舌。文玉溪说:“你想干什么直接说,我或许还看得起你,你这样偷偷摸摸地,有贼心没贼胆,反而让我觉得你很下流无耻。”

    陈晓天被文玉溪这一番话批得无地自容,将心一横说:“对,我是想跟你睡觉,怎么,你愿意跟我睡么?”

    文玉溪懒懒地说:“我现在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陈晓天问:“怎么样你才有心情?”文玉溪说:“你得先让我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”陈晓天不由地地文玉溪刮目相看了,这丫的,是真的与众不同啊,说话这么直接,从不含糊。陈晓天继续问:“怎么样你才会高兴?”文玉溪盯着陈晓天,一脸讥讽:“如果你连这一点都不知道,你还想跟女孩子睡觉吗?如非霸王硬上弓。”

    陈晓天看了看文玉溪,说:“如果我对你霸王硬上弓,你恐怕会更不高兴。”文玉溪说:“这样吧,我给你三分钟时间,你要是将我逗笑了,我就陪你睡觉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晓天不由大跌眼镜,心里真着急啊,早知这样,当初就应该学一些逗女孩子开心的本领,可现在临时抱佛脚,怎么一下想得到呢?陈晓天绞尽脑汁,想了半晌才说:“要不这样,你陪我睡一觉,我带你去城里玩?”

    陈晓天说出这番话时,感觉自己突然好下流好无耻好卑鄙耗龌蹉,他这等于在**啊,是犯罪!

    而陈晓天在说这话时,胸有成竹,以为文玉溪一定会高兴地跳跃起来,不料文玉溪冷冷地笑道:“怎么,你想拿这个来哄我开心?我才不稀罕了。”

    陈晓天怔道:“你不喜欢去城里了?”文玉溪懒懒地说:“不是我不喜欢,而是你经常忽悠我,我对你已经失去信心了。所以,你再向我怎么保证,我都不会信你会带我去城里的。我对你已经绝望了。”

    陈晓天悲叹不已,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在文玉溪的心中他的人品变得这么差了,当下举起手说:“我向在向天发誓,下一次我去里,一定带你去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文玉溪狐疑地看着陈晓天,“你不会又骗我吧?”

    陈晓天说:“你看我都发誓了,怎么还会骗你,骗你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文玉溪说:“你给我讲一个笑话,让我笑一下,如果我笑了,我就陪你去睡觉。”

 ...  

内容来自互联网。本站不参与写作,及发布。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我们第一时间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