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大凶器

第九十一章 借你婆娘用用

请收藏网址 97parse.com

    “啊?这怎么回事儿?”李三水李三丑带着俩人来了。

    之前苗红说的也不清楚,只说有人打架,也没说打的这么惨啊。扶起陈天云瞅了好一阵儿才认出人来,更是一脸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上河村还有谁敢把陈天云打成这副德行,揍的跟猪头似得,连亲妈都认不出来了啊!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陈天云动手打我,然后小龙出手拦了下来!嗯,法律上这个叫自卫,先把陈天云送到卫生所吧,待会我会向上面报告此事,甚至报警!”沈丽娟一脸平静,语气淡漠。

    “啊?小龙打的?”李三水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傻子啥时候这么厉害了?那可是陈天云啊,就这吨位没个两百斤,也有一百七八啊,刚才那家伙躺在地上跟死猪似得。是那个傻子干得吗?

    沈丽娟没有开口,一旁的李三丑嘴角直抽抽,傻子?那能是傻子吗?老子这一头的包都是他干得!同时心中也万分庆幸没在跟沈丽娟做对,否则,何静文没处理自己,估计也得挨这小子一顿老拳!看着呻吟不止,大黄牛哼哼的陈天云,李三丑没来由的一阵蛋疼!

    得下多重的手才有这么严重的伤势啊?

    “嗯,小龙也是自卫而已。没事儿,先拉去治疗吧,后面的事儿再说!”沈丽娟摆摆手,拉着龙根走了。

    李三丑几人错愕不已,几人你看我,我看你,这才将陈天云给送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,你咋打人呢?要失了手这可咋整?要偿命的哩,你咋想的啊?”路上没多少人了,沈丽娟这才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别看刚才平静如水,心里担心死了。乡下的婆娘也不知道啥叫法律,只知道杀人偿命这些土道理,要不是龙根教了两句,估计这会儿早就吓瘫了。

    还别说,龙根教的挺不错,三言两语就打发过去了。只是,陈天云若是要报复自己又该咋整?

    “求!敢打老子婆娘,老子弄死他!妈的!”四下没人儿,龙根也不装傻,想着陈天云居然打表婶儿,这气不打一处来!龇牙咧嘴的架势恨不得再找陈天云大战两百回合,不打的狗日的找不到北,自己那还是男人吗?

    沈丽娟闻言俏脸一红,白了龙根一眼,嗔怪道:“啥婆娘婆娘的?谁是你婆娘了,屁大点儿孩子,说话咋那么难听呢?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脸上却带着甜蜜!

    “咋啦?都给我日了还不是我婆娘?啥难听了,你不就是我婆娘吗?”龙根一脸认真,“人小又能怎么滴?我裤裆这玩意儿大啊,表婶儿不喜欢么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沈丽娟翻了搁白眼儿,没吭声了。

    臭小子嘴里吐不出象牙,说不出啥好话来,说啥都能扯到日上面去。也不知道这脑瓜子咋想的,以前多好的孩子啊,傻里傻气冲人就乐乐,现在可不得了,简直就是个祸害,就见不得哪家婆娘漂亮,想想,上河村还有几个婆娘没被他日了?

    “嗯,其实能够做小龙的婆娘还是不错的,只是.....”沈丽娟心里涌起一阵甜蜜,脸色顿时又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甩了甩脑袋儿,不想那虚无缥缈的事儿,还是想办法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再说吧。陈天明是撸下来了,可老陈家底蕴还在,陈天云更是个混蛋,没啥事儿干不出来!

    “哎呀,表婶儿,这事儿你就别担心了,我既然敢动手,就有盘算,把心搁肚子里吧。”龙根一脸的不以为然,“对了,把我脑子好了的事儿,传出去没?就时好时坏的毛病!”

    “哪有空啊?行了,这事儿我放心上了,趁着机会待会儿就跟大家说。”沈丽娟翻了翻白眼儿,这小子是脑子短路,还是心大啊?都这会儿了还有功夫琢磨别的事儿?

    自己难道真的担心多了?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说话的当口,二人回到了小卖部。

    进门儿龙根整了点儿零食往嘴里塞,拿了一冰淇淋啃了两口,嗯,牌子货呢,美国大脚板。

    龙根就觉得这名字取得缺德,他奶奶的,俺们中国人民还舔美国人脚板儿去了不成?不过,能解渴,还是吃两口吧。

    “表婶儿,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,你说。”

    翘起二郎腿,舔了两口大脚板,咔嘣一声咬下大脚板表面的巧克力嚼了两口,这才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瞧着大家积极性还是挺高的,估摸着再有十天半月,村里的路就该修好了。路修好了,也算把陈天明魏文武留下的烂摊子善后了。这是好事儿,不过。”

    龙根收起了玩味表情,难得的认真。

    “这点儿成绩还不行呢,只有真正带领大家发家致富,才能赢得大伙儿的尊重,赢得大家的拥护!接下来你有啥打算不?”

    “呃?这个?”沈丽娟一脸茫然,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这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项目我已经考察好了,肉鸡蛋鸡,鸭子暂时别养,那玩意儿搁水里长大,别把清水河给弄脏了,河里还可以养王八呢!”

    “上午找吴贵花问了,养鸡成本并不高,利润还是不错的,肉鸡九块钱一斤;鸡蛋五毛钱一个呢!算算,一百只肉鸡,一百只蛋鸡,一年能赚多少钱儿?”

    做了几年小本买卖,沈丽娟这算盘打的还不错,只一会儿心中便有了计较,顿时喜上眉梢!

    “对啊,小龙,我咋没想到呢,养鸡乡下人可都会捏,要赚钱还不是几个月的事儿,反正周期也短!对,就这么干,小龙你咋这么聪明呢?”

    龙根笑了笑,把冰棍棒儿扔到一边儿去,躺在床上,坐等饭吃。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人儿。

    昨儿发了短信给何静文,这婆娘一没回电话,甚至连短信也没一个,骚婆娘不会把自己忘了吧?不应该啊,不联系,那给自己留电话干嘛?脱了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嘛。

    “管她的,反正老子现在还有婆娘日!”把何静文扔到一边儿,呼呼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沈丽娟正好把饭做好,吃了午饭,这会儿的太阳最厉害,晒的人头皮发麻,龙根却出了门儿。

    麻烦终归是要解决的,陈天云的确是个定时炸弹,不收拾到位了,指不定啥时候就跟你闹腾!

    “臭婆娘,你给老子滚,滚!妈的,背着老子偷人,信不信老子弄死你?哎哟....”陈天云脑袋上包得跟粽子似得,只留下眼睛鼻子跟嘴巴。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儿,汗水滴答滴答的流。

    “贱婆娘,愣着干啥?还不给老子扇风?我日你仙人哦...嘶...”陈天云骂了一句,嘴角扯起似得疼。

    那老拳实在太厉害了,自己揍了那么多人,下手也没这么狠过,这臭小子咋来那大的劲儿?

    “哼!要扇你自己扇!”

    王丽梅也来了脾气,扔下扇子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你咋不说你在外面搞别人婆娘呢?你能日别人,我咋不能给别人日?哼!别以为老娘好欺负,大不了一拍两散!”王丽梅也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大嫂黄翠华都跑了,老陈家肯定不行了,留着干啥?还不如早点儿跑路,省的挨打受虐!

    “哟,臭婆娘,哎哟,长,长脾气了是不?老子,老子打死你....嘶,疼...”陈天云打算站起来,可腰杆上实在疼的厉害,像断了似得。

    “哼!”王丽梅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哪儿去,臭婆娘,你给老子回来,回来!”陈天云急的直跺脚,俩眼跟兔子眼睛似得,通红!

    这辈子就没受过这么大气儿,啥时候自己也沦落到这个地步了?咋还不让人待见了呢?

    “哟,这么热闹哩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,陈天云一哆嗦,现在只要听见这声音,就跟阎王老爷点名点到自个儿一样!浑身冷汗直冒!

    “咋的了,啧啧,还摔东西呢。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,摔东西都跟不要钱似得。摔,继续摔,我看着!”来人正是龙根,一屁股坐了下来,自顾自的端着桌上的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天云吓得直哆嗦,要不是伤势太重,只怕吓得要立刻跑路了,嘴角直抽抽,半天才磕巴了两句话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,小龙,哦不,龙,龙大爷,你...你来啦...”

    龙根点了点头,“嗯,我来了。来看看你,伤得重不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重,不重。一点皮外伤而已,几天就好了,没没事儿!”陈天云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那个我来有点儿事儿....”龙根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啥,啥事儿?”

    陈天云有些担心了,“只要不打我,啥,啥事儿好说!你,你说!”

    龙根不由的摇了摇头,原以为再给陈天云一点儿厉害瞧瞧,没想到上午那一顿老拳已经吓破了胆儿!

    “那个,我听说你问我表婶儿要了九千块钱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,我给,我还。我还!我立马还!”陈天云脸色一变,连忙道:“臭婆娘,愣着干嘛,还不拿钱去,快,快给小龙拿两万块钱,去,快去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王丽梅一瞪眼儿,扭着屁股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龙根哑然,没想到事儿如此顺利,看着王丽梅丰腴的身子,花花肠子一转,干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,再商量一件事情成不?”

    “啥?你说!”陈天云爽快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,把你婆娘借我日日.....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陈天云闻言一愣,当即大腿一拍。

    “日,随便日!”

    ps:今天我想三更,我也想要月票,也想要打赏,也想要五星评论.....孤城求带走,求日...落.....嗯..就这样....

内容来自互联网。本站不参与写作,及发布。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我们第一时间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