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大凶器

第一百六十七章 裤裆里有杀气

请收藏网址 97parse.com

    躲?

    沈丽娟嘴角微微掀了掀,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
    旁人只知道龙根是个傻子,天萎,裤裆那玩意儿比牛鞭还粗还长,xx的,谁能挡得住那玩意儿的倒腾;人精似得脑袋瓜子,揍了陈天明,算计魏文武,老油条李三丑都被小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一个断胳膊断腿儿的陈天明翻得起多大的浪花?副乡长又能咋的,还能大过静文大妹子不成?

    “这事儿啊,行,我知道了,小龙回来了我一准儿告诉他。”沈丽娟语气淡漠,不想理会王丽梅。

    这sao婆娘好吃懒做,当初不就瞧上陈天云家里有钱,还是官宦家庭,耀武扬威,走路都扬着脑袋儿,撅着屁股蛋子村里卖sao。如今可倒好,见小龙裤裆那玩意儿厉害,没完没了的往跟前凑合。

    捯饬得花枝招展,浓妆艳抹的,老远都能闻见裤裆下面那股sao味儿,刺鼻得很。这样的婆娘,沈丽娟打心眼里瞧不起,即便现在的自己也不是啥好女人。

    “丽娟大妹子,你可得放在心上啊。那三兄弟可没一个善茬,小龙要有个啥,可咋办哦。”王丽梅急的都快抹眼泪了,自家男人被胖揍一顿也没这么难过。

    见下作的很,沈丽娟不免有些生气。哪里是担心小龙安危,说到底不还是为了自己,为了自己裤裆那道深沟。

    “二嫂,那个你先回去吧,我们商量对策就是了,嗯,那个谢谢你了啊。”见沈丽娟脸色不好瞧,陈香莲只得站出来说两句。

    陈香莲为难的很,一边儿是日了自己却处处为自己母女俩考虑的小情人;另一边儿又是三亲哥哥,这事儿给办的。手拐儿到底该往哪边拐呢?

    “不是,香莲啊,大哥那人你不是不了解,小龙要伤了.........”王丽梅还想说点儿啥,急的红脸白赤的,眼瞧着泪水珠子就要滚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

    沈丽娟连着轻啐几口,实在有些不爽这婆娘。

    原本没点儿啥事儿,偏偏要装的跟大头蒜似得,啥事儿大不了,都还哭了,比自家死了亲爹还难受似得,至于吗?

    “王丽梅,都是明白人,废话就不说了,你心里琢磨啥,别以为我不知道,不就想小龙裤裆那玩意儿吗?下面那地儿又痒了?”

    王丽梅闻言脸色讪讪,噎得半天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事儿你别担心了,走吧。哭哭啼啼的像啥啊。”陈香莲拉了一把沈丽娟,沈丽娟这才缓和了下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“抬头不见低头见”,一个村儿住着,臊人脸皮也得有个量不是,小龙那东西宝贝,自己不也稀罕吗?

    王丽梅咬了咬牙,走了。再急也没办法啊,皇帝不急太监急,有个球用?回头还得自己想想,这事儿暗中能不能帮衬帮衬。

    王丽梅不是啥好人,夫妻关系自打勾搭上魏文武的时候,就没了约束性,给谁日不是日,谁能把老娘整舒服了,那才是自个儿男人,真爷们儿!

    皇帝这会儿悠闲的很,抱着膀子村里到处晃悠,今儿倒不是为了瞧哪家的姑娘妹子,跟看风水似得,到处溜达。

    明儿许晴就带着学生来了,今天下午必须把游玩地点给整明白咯,确保计划正常进行,把许晴给日咯。

    “清水河下游不行,那边挖着王八池子呢,浪.叫起来几里地都能听见,必须到林子里去,有山有水的。方便得很,去的人也少。整累了,爬起来摘俩枣吃了,不仅解馋,还能补充体力!”

    “嗯,先去踩踩点再说。”心里嘀咕一阵儿,龙根顶着大棒子顺着清水河往上走。

    上河村穷归穷,最大的财富就是清水河了,听老辈儿讲,清水河水源极好,不仅养育了上河村邻里几个村庄,据说百八十年没断过流了,那几年全国干旱,上河村天天都能洗澡冲凉,庄家也没荒废。

    因此,大家都说,上河村的草庙上是座有灵性的大山。

    龙根也这么觉着,因为在这儿自己日了好些个婆娘了,个顶个的漂亮,想想白花花的肉身在石头上翻滚,草地上震颤,心里就麻麻痒痒的,恨不得找个地儿扯出大棒子泄泄火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,天杀的,跑个啥球,老娘撒尿呢,别跑,天杀的!回来.........”

    刚进树林子,便听见骂声,龙根顿时竖起了耳朵,这是婆娘的声音啊,咋这么耳熟呢?想着这婆娘要撒尿,顿时蹑手蹑脚的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天树林子茂密得很,龙根靠得很近,蹲下来,透过小缝儿望了过去,一坨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正对着自己,黑漆漆的屁股缝儿,小缝儿射出一道黄橙橙的液体,冲击着地上的草叶子,草都给冲偏了。

    “窸窸窣窣”响了好一阵儿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婆娘,那屁股蛋子也太大了吧,跟脸盆似得,圆滚滚的,两片饺子皮都磨黑了!”

    龙根暗自心惊,村里大屁.股婆娘自己也日得差不多了,王丽梅田翠芬那都是大屁.股大.奶.子的主儿,日起来爽得很。

    可,仔细观摩,这屁股蛋子自己绝对没有日过,那条缝儿都黑得跟木炭似得,比自己那棒子还黑,要日过能没点儿印象?

    “哎呀我去,龙爷爷最近日过的婆娘太多了,记性都不好了。”龙根有些懊恼的拍了拍额头,“不行,以后但凡日一个,得留下个记号什么的。比如说,奶.子上咬一口,屁股蹲儿做个啥标记什么的。咱日人得有讲究,不能日过不认账啊!”

    心里还嘀咕着,前头已经提起了裤衩,眼瞅着白滚滚的屁股蛋子塞进裤子里,心里就跟丢了啥宝贝似得,无比失落!

    “呀,这,这不是小芳他娘吗?”龙根顿时愣住了,瞧了半天,居然偷偷瞄见未来丈母娘撒尿,这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!咋能日丈母娘呢?千万不能日!走,得赶紧走!

    龙根摁住裤裆那玩意儿,那东西跟造反似得,拼命顶着裤裆,险些撑破裤子,老远望去真像裤裆里塞了玉米棒子似得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,后退的时候,一脚踩在树林里的干树枝上,龙根眼睛顿时绿了!

    “谁?是谁?出来!”

    赵萍也吓了一跳,尿急打算进来放一炮就走,可那天杀的老黄牛,偏偏往林子里钻,好像有头老母牛等着它去日似得,没命的跑,把自己也领进去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说,这里面有怪物,不然清水河不能这么有灵性,心里怕着呢,刚刚提起裤头,后面异响传来,能不怕?指不定是上天发怒了,要惩罚自己呢。

    “谁?给老娘出来,告诉你,老娘胆儿老大了,小时候尽听鬼故事长大的呢。还不出来!”赵萍握着棒子,麻起胆子往从里林靠了过去,咕噜咕噜直咽口水儿,背后凉风阵阵,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根那个郁闷啊,咋还被发现了呢?自己挺小心的啊,再不露头,只怕逮着了更惨!

    “嘿嘿,婶儿,呵呵,放.....放牛呢.....”龙根又露出了那副傻呵呵的表情,双腿紧紧夹着裤裆那玩意儿,千万不能让未来丈母娘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龙根心里明白得很,别瞧着老丈人身体好得很,可都用在庄家上了,丈母娘只怕饥渴的很!俗话说,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。

    丈母娘四十岁出头,只怕干起来更加生猛,恨不得一口把大棒子给吞了!为了小芳,这事儿还得忍忍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妈呀,原来是龙傻子啊,可吓死你婶儿了!”赵萍终于松了一口气,拍打着胸膛,如释重负的喘了两口气儿。

    胸前两团老奶.子,搁汗衫里甩来甩去,甩的龙根眼睛都花了。麻布裤子里,两条大腿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要说丈母娘长得真不差,不然也生不出小芳那种妖孽的妮子,四十好几了,那身段儿也没咋走样儿,胸前胀鼓鼓的,屁股蛋子更是瞧得清清楚楚,就是缝儿黑了些,想想也是,都让老丈人日了二十几年了,能不黑?水还能把石头滴穿呢,日黑两张饺子皮有啥难度!

    “呵呵,婶儿,你,你放牛吧,我,,我回去了.....”龙根打了个哈哈,就要走。就怕自己把持不住,把丈母娘日了,自己不怕,就怕小芳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龙傻子,站住!”

    虚惊一场的赵萍却反应过来,连忙叫住了龙根,眼睛有意无意的瞄向了龙根裤裆,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说,是不是偷看你婶儿撒尿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龙根瞪大了眼珠子,一脸惊恐,连连摆手,“没,没有。我没有偷看!”

    “哼,没有偷看?”赵萍冷笑一声,怒目圆睁,怒道:“那你裤裆里是什么?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闻言,龙根条件反射把腿分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蓬”的一声,裤裆那玩意儿猛地弹了起来,撑着裤裆,一顶帐篷骤然浮现。

    赵萍红了眼睛,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,嘴皮有些干,轻轻舔了舔。

    “没,没啥,别,别......”

    龙根连连后退,无比郁闷,日丈母娘行吗?

    “婶儿,别,别扯我裤头啊,裤裆里有杀气啊.......”

内容来自互联网。本站不参与写作,及发布。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我们第一时间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