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大凶器

第三百一十三章 门前正搞

请收藏网址 97parse.com

    “一杯白兰地。”放下包,柳淑贤捋了捋头发,白净红润的脸庞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娇**而红润的肌肤,好似枝头儿熟透的大红苹果,忍不住想亲一口,俏挺的鼻梁,般柔顺的嘴唇,无一不诱**着一旁的龙根

    近距离,一**淡淡的香味儿飘来,修长一盘,相互**叠缠绕。玉手捏着酒杯,仰着脖子一饮而尽,细长玉脖,两肩白皙锁骨深陷,说不出的**感妩媚

    “sa狐狸精啊”龙根暗暗吞了吞口水儿,秉着有婆娘不上**费的原则,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美**,一个人喝酒多闷啊,要不要我陪你啊。”龙根眨巴着****眼睛,肆无忌惮的打量着sa狐狸精玉白的脖颈下耸立着两座云山,雪******,****深沟几**让龙根失控

    太sa了

    偏偏这个sa婆娘有个无比贤惠的名字柳淑贤

    “就你陪我喝酒”柳淑贤眉头一挑,斜眼瞄了瞄一旁青涩的小伙子,稚**气儿都还没退呢,“小**孩儿,等**长齐了再来学人泡马子吧,哼”

    俏鼻一横,硕大的**脯猛地一颤,波涛汹涌,白**翻腾,小龙根猛地站了起来,打柳淑贤直敬礼

    “嘿嘿,美**,这话杂说的**长没长齐,你又没看过,怎么能乱说呢”龙根也不恼,这会儿就让你得瑟吧,待会儿老子一**子,长**能把你刺穿咯

    柳淑贤没有吭声,甚至都不想理会龙根,烟花之地想泡自己的男人多了去了,可自己寻求的乃是人间大凶器,岂能是一般的牙签儿

    作为一个sa**人,柳淑贤是孤独的,寻遍无数男人,却少有人能让自己快乐,能让自己彻底放松。

    “哎,或许只有传说中的黑鬼能让自己快乐吧”柳淑贤怅然一叹,粉**脸蛋儿更加红润,娇滴滴能滴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要出国,先攒够钱再说吧。陈涛那王八蛋,白白日了老娘这么多年,就给了二十万,妈的,这点儿钱怎么去国外啊

    是以,柳淑贤出来转转,碰碰运气能否遇见人间凶器,再不济也找俩有钱帅哥,赚点儿零花钱。可一旁的龙根,显然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一没钱,二连**都没长齐,有啥便宜可捞

    “美**,洋酒有**的意思要不咱们整点儿二锅头”龙根扬手,叫了几瓶儿红星二锅头,摆成了一排“美**,有胆儿咱们整点儿烈酒烧心烧肺舒坦的很,敢不敢”

    “切谁怕谁啊”柳淑贤一听这话,刺激老娘呢,能不喝二两白酒咕噜咕噜下了肚,心肝脾肺肾如同被红烧一般,烈火迅速涌遍全身,说不出的舒爽

    龙根暗暗吃惊,这婆娘好大的酒量。

    龙根倒也不怵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酒精对自己跟白开水似的,仅仅喉咙烧腾的有些难受而已,别说一瓶二锅头,五瓶下去,照样头不晕,脸不红

    “好酒量,好烈**,老子就喜欢烈**”龙根大腿一拍,豪气道:“美**,你喝一瓶儿我喝两瓶儿。”

    柳淑贤还来了劲儿,“不行,你喝多少我喝多少哼,今儿我倒要看看,一个**都没长齐的小**孩儿能有多大酒量真要有能耐,老娘免费让你泡”一边说着,柳淑贤一边瞄向龙根**裆。

    传言,越是能喝的男人,**裆那东西越大越厉害,臭小子两瓶儿白酒下去,脸不红气不喘,莫不是真有大家伙柳淑贤有些期待了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等着让我骑吧,老子最喜欢骑烈马了,就怕你跑不快哦”两瓶酒下肚,龙根胆儿更肥了,贼手摸向浑圆大腿,轻轻磨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柳淑贤玉掌毫不留情拍了下去,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端着二锅头突然媚笑道:“跑不过你不会用长鞭子**么”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”两口又是一瓶二锅头下肚,红**涌上脸庞,说不出的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sa婆娘敢撩拨老子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知道我的鞭子长不长呢要不你摸摸”捉住滑腻的小手,牵引着柳淑贤往**裆上摁了下去。“摸一摸吧,刚刚我不也摸了你吗咱们互不相欠哦。”

    “摸就摸,谁怕谁啊”柳淑贤不以为然道,自打十四岁起,自己几乎天天摸着男人那玩意儿。

    大的小的,粗的细的,软**各有能怕一个小**孩儿的家伙事儿

    “你你**裆藏了什么酒瓶儿”柳淑贤猛的一阵,玉手捂住龙根饱满的**裆,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宽松的牛仔**,**裆正中撑起一捧高耸,昏暗的灯光下,影影绰绰并不明显,按了下去方才知道那帐篷的结实、巨大

    “嗯不对,好像不是酒瓶儿,虽然很粗,却不是酒瓶儿,有点儿像又粗又**的钢管儿,却又.....”柳淑贤胆儿大,两手摁了上去,时而摸索,时而紧握,突然,握在手里的粗棍子猛得一**,一缩。柳淑贤吓得俏脸儿煞白,“啊....是,是...是根儿大鞭子”

    龙根握着一瓶二锅头又闷了二两,不知不觉既然有点儿喜欢这种烧腾的感觉,浑身如浴金光之中,无比舒爽。

    笑看着柳淑贤惊愕未定的表情,顿时无比自傲,燃起一根儿大中华,斜挂在嘴角,狠狠嘬了一口,烟雾环绕中,无比得意

    “美**,摸够了吗我可只摸了一下啊,你这么一直摸下去,我可不**”龙根撇撇嘴,**爪子抓向**前高耸。

    好软好弹的两大陀,一只手根本捂不住;白白****的玉峰软香滑腻,**得跟豆腐脑儿似的,软

    “好大啊.....”龙根赞了一句,嘴角的烟灰差点儿往了抖。

    柳淑贤还在震惊当中,手抚着两大陀,如同捧着圣物一般,顿感口**舌燥,忍不住想要扒开**衩,狠狠吸上两口

    远处,郑楠三人望了过来,朱大旺无比兴奋。

    “得手了得手了,小龙得手了太给力了”

    郑楠笑骂道:“麻痹的,老子真不想把这盘菜让给他啊,可惜.....”说完,郑楠低头瞧了瞧**裆,一儿威力也没有,无比失落。

    “次奥啊,脱**子**她啊小龙,快,快日死她”陈文渊紧握着拳头,双目瞪出了鲜血,“摸个球,摸能把那婆娘摸爽了”

    郑楠轻轻拍了拍陈文渊肩膀,道:“文渊,冷静点儿相信小龙,他一定会替咱们哥俩狠狠的**的”

    “嗯”陈文渊点点头,依然望向吧台那边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沉醉中的柳淑贤留给龙根太多机会,混迹酒吧次数不多,没啥经验,大庭广众之下摸人家**.子,有点儿那啥了。关键柳淑贤这sa狐狸吸引力太大,别人都瞧着呢,万一有不开眼的冲上来要跟自己抢呢

    松开两座玉峰,一路向下,路过平坦小腹,手掌径直切入那**饱满的三角.地带。

    黑**蕾丝无比顺滑,紧紧裹着,诱人的**温传来,令龙根心神一颤,好软的大腿啊指缝儿挤入三角.地带下方,中指来回**.**,正对泉眼儿,一**淡淡的温润袭来。

    柳淑贤出水儿了。

    “嗯哼...嗯嗯...”

    媚眼儿眨动,眼波泛滥,明亮的眸子闪过一**水汪汪的春水,鼻息急促,轻**着红唇,一团邪火缓缓升腾。

    “帅哥,好,好大啊....我....我可以用用吗”柳淑贤娇喘连连,双手捂住巨型人鞭久久不愿松手。

    龙根坏坏道:“我也想日你啊,可惜,我怕我鞭子不够长呢,哎,我就一个小**孩儿而已,**都没长齐,不知道日不日得动你呢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两根儿手指头对着泉眼儿一阵抠弄,sa狐狸果然非比寻常,手指一探,龙根便知道,又是一口老井,端的是洞大井深水多,两**肥厚的饺子**宽大的紧,死死包裹着泉眼儿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    指甲刮着小细缝儿,磨得滋滋响,龙根索**一把扯烂黑**蕾丝,大腿根子滑出一大****白来,软香如玉

    “嗯嗯...嗯哼,别,别,别在这儿摸,嗯哼,咱们找个地方,慢慢搞,嗯哼....”柳淑贤娇喘连连,紧紧夹着大腿,泉眼儿一****电流击中脑海,娇躯猛地一颤,玉.**横飞乱颤。“走,咱们走,我们找个地方日....日我....啊”

    龙根摇头笑了笑,sa狐狸也太不行了,神仙手才使了一半儿呢,这就扛不住了待会儿来个神仙抱月,还不得爽.死

    冲郑楠那个方向望了一眼,扶起柳淑贤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美**,你想在哪儿日呢要不咱们开房吧....”龙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淑贤忙摇头,“不,不,去家里日,刺激,你给我那死鬼男人狠狠戴个绿帽子,狠狠日我,狠狠的**,日死我吧....嗯哼....”

    龙根听了俩眼一黑,麻痹的,城里人都****吧,儿子找人**自己后妈;后妈找人日自己给男人戴绿帽儿

    “麻痹的,你们倒舒**了,万一陈涛?*啡盏幕赝非萍耍共坏锰颓挂磺拱炎约焊亮恕绷行┯裘疲还乱阎链艘补瞬坏眯矶嗔耍M约好荒敲吹姑梗乘忱?*.死柳淑贤这sa狐狸吧。

    妈的,狠狠**,往死里日

内容来自互联网。本站不参与写作,及发布。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我们第一时间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