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大凶器

第三百一十一章 风骚入骨

请收藏网址 97parse.com

    “哎哟,头疼死了。【本书{首发}仙界、小说网【xian】【jie】.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】”朱大旺率先醒来,车身有些颠簸,使劲儿揉了揉眉心,习惯**摸了一把**裆,惊疑道:“怎么回事儿?二弟怎么不举了,不应该**起的吗?”

    龙根翻了翻白眼儿,**个球?昨晚睡梦中让你泄了三四次,你还能**起?

    “大旺....睡觉呢,一惊一乍的**啥啊,坏老子春秋大梦。”郑楠打了个哈欠,埋怨道:“不举正好,省得害人,还不能让人爽!”

    龙根嘿嘿笑道:“楠哥,做了啥春秋大梦?”

    “苍老师,苍老师再给我****,老子泄了一**裆,那风sa入**的身段儿,又肥又圆的****蛋子一夹,风摆杨柳,眨动着狐媚的双眸,叫的无比欢畅......苍老师,果然非同一般!”郑楠不无感叹道。

    昨晚,好一个美妙的夜晚,苍老师晃动着两坨玉峰,摇摆着着电动马达**,幽幽细谷喷洒着甘泉热汁儿....

    “朱大旺,狗日的坏了老子美梦,你还老?*岳鲜Γ 敝i较朐狡窈莺莸闪酥齑笸┭邸?br/>
    麻痹的,苍老师可遇不可求,好不容易窜进梦里来,搂着膀子打算再来一轮儿,狗日的朱大旺把自己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楠哥,大清早的叫啥啊叫,不能让人多睡一会儿吗?”陈文渊悠悠醒来,亦是诸多抱怨,“嘶,腰子疼!昨晚老子是不是被人日了,咦,**.**也不**了!”

    这一说,三人才响起昨晚的事儿来,收拾完李大宝父子,就去吃饭喝酒,然后就醉了,醒来就在车上了。

    “喂,小龙你昨晚给哥安排了几个婆娘?”朱大旺一点儿不笨,回头一想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自己**裆那家伙事儿顶不上龙根的巨无霸人鞭,却也吃了不少猪鞭牛鞭温养着,不战斗通宵,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!

    “对啊,小龙,你不会让一群婆娘把咱们哥几个强.**了吧,”郑楠**迷迷的眼珠子直转悠,**笑道:“还个顶个的赛过苍老师啊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苍老师真来了,老子咋也得吃上第一口,狠狠的捅,暴力**!哪轮的上你?”龙根心里有些不屑,嘴上却说道:

    “咳咳,那啥,柳河乡**.者同志,为欢迎庆元四少归来,主动献身,昨夜前仆后继,如飞蛾扑火一般,一不小心把三位老哥给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批的!**.巴软的跟泥鳅似的,昨晚**了多少回啊?”陈文渊掏出二弟轻轻抚摸,**茸茸的**裆中,匍匐着一条黑**蚯蚓,软绵绵的跟面条儿似的,眼泪潸然落下,“哎,二弟啊二弟,你怎么就让人日了一晚上,连个正面儿也没瞧见呢!太亏了!”

    睡梦中日婆娘,就跟瞎子整婆娘似的,不知道环肥燕瘦,掏**摸洞,只晓得一个劲儿耸动,刺入!

    “管他呢,文哥,想开点儿。”朱大旺听说被一群婆娘日的不举,心情豁然开朗,“咱们就当让苍老师轮流为咱们吹了一管儿,不亏啊。”

    龙根握着方向盘,险些笑了出来,还苍老师?柳河乡最靓的**.者昨晚都来伺候老子了,哪轮的上你们?

    “咦,小龙,这是回庆元县的路啊?”郑楠看了看窗外,高速路上挂着牌子,一目了然,距离庆元县还有一百公里。“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好好玩玩呗,急着回去**啥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么早回去**啥,小龙,你还没带咱们去你们村儿呢。”朱大旺道:“不说好了捉野生王八,滋补滋补吗?”

    龙根无奈,心说道:“你们以为老子不想回去啊?那一村子的漂亮婆娘俏寡**,都等着老子去安抚,一天日五个婆娘,都得日好几天!关键几个大男人在村里转悠着,碍老子眼!”

    “哎,大旺哥,楠哥,天冷的**.巴都能冻僵咯,上哪儿逮王八去?再说了,咱们不得早点儿回去,了了文哥的心愿吗?”龙根把火引到陈文渊身上,认真道:“三位大哥,这一次你们帮了我大忙,我就琢磨着帮你们做点儿啥事儿,这不,一大早我就想好了,先帮文哥嘛,他的事儿最急。”

    “瞧把咱们文哥给急的,人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郑楠、朱大旺一听,挺有道理,那就回去吧,城里婆娘多得很,吃王八补二弟也不急在一时。

    陈文渊则感动的直点头,心道:“这兄弟不错啊。知恩图报,就是**.巴太大了,以后抢了自己婆娘咋办?”

    “对了,小龙,弟媳**儿呢,咋没跟咱们一起走?”郑楠问道。

    龙根道:“她回老家一趟,办点事儿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小龙,哥哥不得不佩**你啊,”朱大旺一脸艳羡,“找了个如此俏丽的婆娘,上课第一天就把宋琴给办了,太给力了!对了,给咱们哥几个分享分享,传授点儿经验啥的,以后泡马子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龙根讪讪道:“这个,关键还得家伙大!长**一亮,傲挺挺的杀气腾腾,哪个婆娘见了不心动?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活该老子一辈子找不到婆娘啊?”朱大旺掏了掏**裆,无语凝咽,神情沮丧。

    自己乃庆元四少之一,无奈遭遇了大蟒蛇,自此,失魂落魄!哎,人跟人不能比,**.巴也是不能比滴!

    一路上四人胡扯神侃,百分之八十的话题集中在**人身上,由龙根老师教学,传授经验,各种花俏的姿势,销.魂的撩拨,无一不令三人心驰神往,跃跃**试间,蓦然想起,**裆家伙太小了,哀叹连连,直道苍天不公!

    到庆元县刚好赶上饭点儿,四人随便吃了点儿东西,赶到学校上课,两节课眨眼而过,又到了美妙的晚上,意味着美酒、婆娘....

    “哥几个,今儿咱们就不风sa了,把文哥的事儿给办了吧。”晚饭后,龙根提议道。

    龙根这人就这样,欠了人情,心里总惦记着,不得劲儿,尤其欠了男人的情,总感觉几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**裆,趁自己不备,一把给剪了!

    要**的好说,只要长得不是太寒碜,泉眼儿还能出水儿,自己甘愿当鸭子也得把人情给还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行动吧。”陈文渊隐隐有些激动,这一天老子终于等来了!

    sa婆娘,你不犯**欠日吗?哼,老子就跟你找根儿人间大凶器,一**子把你捅晕,戳穿!断了你一辈子的念想!

    “今天周二,陈涛那王八蛋得值班,按照他以往的习惯,今晚不会回家,跟同事们喝酒放荡,至少得第二天才会回家!周二晚上,是下手的绝佳机会!”

    陈文渊顿了顿,接着道:

    “而周二每个晚上,sa狐狸精必定要去新世纪喝酒,直至深夜回归,我想,我们可以半路拦截,拖山上日了,然后剁了丫儿的!”陈文渊咬牙切齿,恶狠狠道。三人听的后背直发凉。

    可见,**中那**恨,藏的有多深!

    “文渊,杀就太狠了点儿,你那死鬼老爹肯定会一查到底,查出来怎么办?为了一个**人赔命值得吗?”郑楠沉凝道:“我不同意这个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同意。”朱大旺摇摇头。

    陈文渊紧握着拳头,虎目充血,恨不得大巴掌**死那**人!

    “文哥,别上火,这事儿好办。”龙根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咱们马上赶往新世纪,文哥你们暗中告诉我是谁就成了,剩下的**给我来办!”龙根一脸笃定,无比自信!

    开玩笑,自己有大**子,只要是个狐狸精就一定喜欢这玩意儿。再者龙根也想了想,sa狐狸为啥去酒吧,不就是买醉让人日的吗?

    看来陈涛也戴了顶绿**的帽子呢,今晚过后,这顶帽子会更大,更亮!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!”郑楠说道,四人提前进入新世纪踩点,龙根则坐在吧台喝酒,酒吧太抠门儿了,啤酒跟马尿水儿似的,除了一**sa味儿,还有啥?喝了一桶下去,半点儿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倒是舞池里的那些婆娘,搔首弄姿,露.**露****,五彩灯光下,一**一**的白****花翻飞而起,好看的紧!

    “城里人就是会享受,提供这么一个地儿,哪有找不到婆娘的,就怕**.巴不够**!”龙根暗暗道,突然来了短信,是个陌生号**。

    ——“来了,入口处红**风衣,拎着粉红包的那个!”

    龙根回头望去,眼珠?*畹愣傻舻厣狭耍〈伟拢压殖绿文腔斓岸ゲ蛔∮?*,这婆娘长得真是....

    玉峰高耸挺立,蜷在罩子里,轻轻颤抖,一上一下疯狂涌动,**峰掀起一层细密的****;****修长而浑圆,饱满而白皙的大腿包裹在黑**网子里,挤出一块儿丰腴的三角.地带!

    乌黑长发随风飘扬,水汪汪的一对丹凤眼儿,镶嵌在狭长的眼线里,睫**眨动间,一**无法抵御的魅**散了出来,红唇轻**,说不出的妩媚**感!

    “这婆娘,果然是天生狐狸精,风sa入骨,媚骨天成!”龙根吞了吞口水儿,发现自己无耻的**了,挥挥拳头,暗暗道:“日,一定要日!就算是文哥亲妈也得日!太漂亮了!”

内容来自互联网。本站不参与写作,及发布。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我们第一时间删除。